月落西山

希望你能看见,蔚蓝的海波与黄色的沙滩和不知何时而来的彩色气泡
世界的美好与希望

灰雪遇到绿树(1)

灰雪遇到绿树

(即是鼬的视角也是文名)

人物极度ooc

没看过原著只看过同人刚入的鼬佐

cp有两对没有主副之分,想到哪儿写哪儿

会有很雷的情节,警告了哦!!!

鼬佐和双鸣(鸣人x鸣子)

会有四个人的不同视角分别为

灰雪遇到绿树(→鼬)

新生(→佐助)

独活(鸣子)

这世界有我爱我的人(鸣人)

1

(灰雪遇到绿树)(鼬视角)

又来了,那些让人厌恶想要躲避的滋味又来了。

这不是自己的错他又何妨不知道呢,可看着身为警长的父亲,和在家族企业工作的母亲,他挫败极了。

事情应该并不是什么大事也没有多久,发生在了三个月之前。

他还记得很清楚的记得,因为要帮助止水这位和他很好的朋友(当然,也是唯一的好友)追求心爱的女孩子,两个人去了所谓的‘女仆咖啡厅’可能对于有些人很不错的地方吧,尽管他对于女生不太管兴趣也能明显看的出来,这家店里的女生的确长得漂亮,比他的妈妈年轻的时候还要好看不少,毕竟母亲是他从小到大眼中最美的女性了,当然现在也很美。

为了帮助止水追求女孩子的自己趁两人聊天的时候去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被老板娘搭讪了,然后?没有然后了!!!

再次醒来的自己在衣柜里,怎么也不明白像自己这种其貌不扬顶多算是样貌清秀的男生被绑架了?!

为了钱吗?可自己的家庭也只是小康而已,动辄几万是拿的出来的可再多也无能为力了。

在自己醒来后那个女人就出现了,带着一种粘腻而混乱的出现我的面前,双手和大腿被束缚着,嘴巴里塞着不明所以的东西,我无法呼喊无法言语的默默接受着女人的‘临幸’。

女人的手柔弱无骨仿佛是树藤一般,从小腿滑到小腹、胸膛、脸颊,又慢慢向下移到我最羞耻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紧张我没有反应然后被注射了什么东西,然后我……!!!!…………

好想死啊,为什么是我啊,自从倾尽全力从那个女人所谓的‘宝库’逃走后,我无时无刻不这么想过,这是不对的,我知道我可无法释怀。

因为父母的关系,一些人脉和渠道我是了解的,那个女人已经没有威胁了,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可我却变了…………

我是厌恶或止水的,如果没有帮他我又怎会这样?

可我也知道一切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这件事除了我和那个女人再无他人知晓,止水也不知道。

说实话我是对他有过好感的,不过在清楚对方和自己只是知己和他是直男后就放弃了,人对伤害的抗拒性有的时候真的大得出奇,当然也或许是因为我对他的感情还没有深到可以让我为之奋不顾身的地步罢了。

止水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这两者并不重复。

ps:文中的几万是按人民币算的,本人不了解日本的货币情况
pps:这个现代世界里的人属于基本上每个人都很漂亮(对比与三次元而言)像什么所谓的貂蝉西施在这里也只能称得上漂亮还不算是美人,所以鼬的确算是清秀了

评论